溫差變大了,至少新竹是。







白天,炎熱,

那一串對象不明的字使得呼吸頻率升高,

肚子餓卻沒胃口。





傍晚,騎車去ITI找菲,

風好大、好冷,菲說:「這裡是新竹啊。」

是啊,這裡是新竹,我忘了嗎?哈。





回交大時,天已暗,溫度更低了,

心中不知為何開始反覆播放〈華麗的冒險〉副歌,

努力地想消音,它卻跳針似的停在某一句。





鼻水直流,眼睛莫名的痛,

低溫讓人冷靜,但冷靜不是好事。



越冷靜就越意識到這是個遺憾,

只因為認知上的差距還有界線的劃分不清,

今天居然走到了這裡。



還是很在乎,還是希望你都好。



這是我最原始的初衷。




zl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