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實這篇要談的,應該不只《鄰家女孩》

而是日本作品帶給我的莫名力量。



小說也好,日劇也好,電影、音樂...

都以一種平凡的敘事方式,

將作者想傳達的情感不著痕跡地推移到觀眾心裡,

太潛默了,想抵抗時才發現來不及,它已經那麼深刻。



今天一個人去中正堂看《鄰家女孩》,

很多安達充的漫畫迷都為這部原著背書,但我對故事一無所知,

就任由電影劇情帶領著。



整部戲的節奏對我來說算是輕快的,

看的時候,不知為何也讓我想起自己的高中時代呢

「青春」二字...不斷地在腦中浮動、浮動,

時間的浪潮,一瞬間提醒我我也年輕過。

(這裡說的「年輕」,不是年齡,而是心理上的....該怎形容呢?)



沒有刻意的悲傷氛圍,

媽媽如常拖地、小南依舊搭校車上學......大家似乎都回到正常的生活崗位上,

身為旁觀者,所感受到的壓抑好重好重,

縱使藍天碧雲、白雪繽紛、櫻花盛開的畫面再怎麼多,

也讓人無法開懷。

後半段我是一直落淚,倒不是有特別感傷的橋段,

反倒是主角們笑容最多的兩幕,我哭得最多:

一幕是達也跟小南的丟娃娃大戰,另一幕則是媽媽和小男孩互看,笑得好開心,

因為對旁觀者而言,終於鬆一口氣,可以好好宣洩了。



這種感覺,跟閱讀吉本芭娜娜的作品非常相像,

若無其事的過著一天一天,其實很努力的自我療傷,

雅文說這是專屬於東方人的內斂,我覺得很對。



「想再見到他嗎?好好地站上球場,你就會看到他。」







台灣官網 http://www.touch2u.com.tw/in.htm

日本官網http://touch.yahoo.co.jp/








zl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