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親愛的阿公,當神仙了。

    應該要為阿公開心吧,想到但還是會淚流難止,只因真的很捨不得,也很錯愕.....

    雖然這是每個人的必經之路,但我還是無法承受,阿公說話一向中氣十足,昏迷的前兩天,除了因為糖尿病而腳趾痛,整個人還是很有元氣,那時我去醫院還跟阿公分享學生前晚逃家是多麼令我傷透腦筋,阿公也很有肺活量地跟我一起評論;兩天後的早上,我載阿嬤去醫院看阿公,阿公很高興地吃著阿嬤從梧棲菜市場買的玉米,也大口大口吃著稀飯,媽還邊幫阿公按摩邊跟阿公有說有笑,一切都很和樂啊!

    直到中午,有個賴姓年輕女醫師來講解病情,講解就算了,心臟可能要開刀也就罷了,我尊重專業,可是,為什麼要把手術10%不成功可能帶來的後果講得如此仔細呢?比方:腦中風、心臟衰竭,甚至是「ㄎㄧㄠ ㄎㄧ‧」,而且就在阿公面前說!(你沒看錯,那醫生確實說了「ㄎㄧㄠ ㄎㄧ‧」二字),醫生講完後,阿公就躲在被子裡,老人家其實就像小孩子,對於疾病是很畏懼的,可不可以請醫生們仁慈一點啊?別把報告病情當成是在研討會上發言好嗎?如果今天在病床上的是妳的阿公,妳會這樣講給他聽?!我實在很後悔當初怎麼沒有中斷她的報告然後把她轟出去!

    才過三個小時,阿公居然一度休克,急救後陷入昏迷(為什麼明明就在醫院,會讓病患腦部缺氧到18分鐘?!),在家接到電話通知時,媽媽催促著我趕緊一起開車到醫院,在車上時我還天真地跟媽說:「等阿公醒過來,我們就跟阿公說『心臟不開刀了』好不好?這樣他就不會害怕了。」媽媽緊張難過到說不出話來,後來我才知道「昏迷」不是我想像中的那麼簡單。

     心情已是萬般焦急,偏偏週末傍晚的中港路正是車水馬龍,醫院就在不遠處,卻感覺路遙遙...好不容易趕到病房時,看到阿公跟早上精神奕奕的狀態已完全不一樣,旁邊一堆儀器...嘴巴插著管子...而阿公眼睛是閉著的,這一切的一切超乎我的理解範圍!我不懂,好好的一個人為什麼過幾個小時卻變成這樣??還沒反應過來之際,又看到那個賴姓女醫師,不慌不忙地向我們說:「阿伯現在因為是昏迷狀態,所以心臟開刀的風險會提高到50%。」大家情緒已瀕臨崩潰,眼淚擦都擦不乾,卻聽到這女的一直說開刀開刀風險風險,我跟媽馬上就回她說:「開什麼刀?現在人都被你嚇昏了,我們不開啦!」我也告訴她:「可以請妳不要講『開刀』講那麼大聲嗎?我不要阿公聽到!」

     為了叫醒阿公,兒女子孫都在床邊呼喚阿公,媽也告訴阿公:「爸,沒有要開刀了啦!你快睜開眼睛!」那時,阿公只要聽到「不開刀」,眼睛就有睜開的動作,雖然看得出眼珠是無神的,但至少有反應!孫子們握著阿公的手,一聲一聲呼喚,阿公即使昏迷,眼淚卻一直流.......那時我仍天真地相信,阿公只是暫時昏迷,很快就會醒來了!但這間醫院卻讓我的天真一再變成愚蠢。

     昏迷後,阿公轉去加護病房,每天只開放三個時段讓家人進去探望,每個時段僅僅半小時,我持著希望跟信念,相信阿公會醒過來,四處求神問卜,有次下班甚至開車陪媽飆到大甲鎮湳宮祈求再馬上飆到醫院,為了心愛的人我們果然會變得堅強有力量;每次進去看阿公時,總是握著阿公的手,說著加油打氣的話,在這裏我要感謝我的好友們,鈺送給我聚集太陽正面能量的草藥包,幫阿公祈福,嘟婷提供了嘟婷媽親自寫的祈禱文,讓我唸給阿公聽,每次握著阿公的手都唸到哽咽,阿湘也告訴我豐原的一間廟很靈驗,我們也是去求了神;不知為什麼,阿公住進加護病房後,不像剛昏迷的那天至少還有流淚的反應,而我依然認為,阿公只是在睡覺而已,睡飽就會醒了。

    阿公在加護病房長達四個星期,併發症逐日增加(因此我也不懂「加護病房」的作用是...?),第四個星期阿公對於孫子輩的呼喚有反應,頻頻握住孫子們的手,包括我......我一直告訴阿公,眾神都在您身邊保護您,阿公不要怕,阿公就握了我的手,眼睛還是沒睜開...但我還是深信奇蹟會出現。

    第四個星期的第五天,阿嬤說阿公身體有點往前傾的動作,似乎很想回家。

    七月十日.....阿公回家了,回到熟悉的家,呼了最後一口氣...

    阿公,您當神仙了,腳趾不會再痛了,也不再有煩惱了,阿公,謝謝您對我們的照顧,我很想念您慈祥的笑容,總是很爽朗地問說:「欲呷啥米?阿公甲阿嬤來去買!」從小我就很喜歡在放假時回梧棲找外公外婆,在東大教書的這一年之中,幾乎每個禮拜四我都會回梧棲陪阿公阿嬤,阿公常在禮拜四下午打電話給我,問我晚上想吃什麼;阿公阿嬤在看電視時,有時候我在旁邊改週記或考卷,阿公會叫我休息一下,也會看一下週記,稱讚一些學生的字不錯看 (小時候受限於家庭環境,無法受高等教育的阿公,很喜歡讀古書,也喜歡寫字
)

    今年母親節,也就是五月,那天除了買蛋糕跟準備豬腳幫阿嬤慶祝之外,我還彈了很多首日本老歌,阿公在旁邊一起唱,雖然唱得不是很合節拍,可是大家都很開心,阿公更是唱得欲罷不能;隔次回梧棲時,阿公還找出一本〈日文歌大家唱〉的譜要給我,我想說放在梧棲就好,這樣每次回去就可以彈給阿公聽,但...阿公再也聽不到了...或許阿公在天上聽得到,可是我卻聽不到阿公的伴唱了...想到就會很捨不得...

    最捨不得阿公的人就是阿嬤了,阿公阿嬤感情很好,兩人互相照顧五十四載,阿嬤這陣子因為擔心阿公幾乎每天哭泣,往後我要更加照顧阿嬤,不讓她受孤獨折磨。

    阿公回家的那天,可愛的兩個表妹問我:「姊,阿公現在看得到我們嗎?」我說:「有啊,阿公回家囉,他在我們身邊喔!」表妹很開心的回答:「真的喔?!」

    家裡的小黑也很掛心阿公,從阿公住院起,小黑常常吃不下,那晚阿公回家,去了天上,小黑一直癱在地上動也不動,兩眼無神卻泛淚,叫人看了是一陣鼻酸...

    身為兒孫的我們,很愛阿公,努力地摺蓮花、誦經,相信可以讓阿公走得更順、更安心;而我也為了懷念阿公,將阿公年輕時的照片一張一張掃描,在這過程中,似乎療癒了自己的悲傷情緒,因為看著阿公從年輕到年長的照片,感覺阿公永遠長駐我們心中。

    阿公再見,我們永遠記得您、想念您,您就放寬心,放下一切牽掛,快樂成仙,阿公,能當您的孫子真好,謝謝阿公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久久無法完成這篇文章,終於在阿公百日時寫畢。)



◎ 勤學的阿公,以自己名字題詩:

蔡生踏實性溫和,
祈心耿耿樂善施,
謀道徹理崇大義,
子孝孫賢齊五福。

 

◎ 感情好的阿公阿嬤,阿公說下輩子還要跟阿嬤作夫妻
 

   ◎ 今年五月買金陵蛋糕回梧棲幫阿嬤慶祝母親節,我幫阿公拍的照
   

◎我為阿公製作的紀念影片,讓思念可以有個憑藉....



◎ 阿公永遠在我們的心中



zl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